42

主德哈德,eva薰嗣,无洁癖,hp相关均可,性情温和😃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4915571273546

写的太好了
我嘤嘤大哭

[HP][DARRY]NEW LIFE(3)

谁能教我设置超链接啊。。。

第三章

德拉科站在猫头鹰房里,把信绑上一只猫头鹰伸出的脚上。
“不是霍格沃兹里的,是另一位-----你能找得到的吧。”

猫头鹰轻轻啄了啄他的手指,飞走了。

老实说,如果波特真的被一忘皆空了,他未必能对这些事情接受良好。但是他尽力了。他又仔细反思了他写的信------

称呼怎么写?

一旦坐下来决定开始写了,先前脑海中想好的句子反而都用不上了。
首先就是他不知道如何称呼波特。 “波特,”太生硬了,他并不想让波特以为他是他的一个死对头,因为那样波特就不会那么轻易地相信他。

也许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一个未知的波特,把魔法世界的一切洗净后,只剩下麻瓜世界的他还能使用那些魔法吗? 如果他不能再使用魔法,变回一个迟钝的麻瓜,不再强大,那还有必要带他回来吗?

“哈利波特”

“接下来我写的这些可能会让你感到震惊,但我希望你能(动一动你那巨怪的脑子)去尽力相信他们,因为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对于你来说,这些事情则能够很好的解释一些令你困惑的东西,比如说你手边的魔杖,还有你额头上(愚蠢)的伤疤。”

礼貌羽毛笔写过后,那些侮辱人的词消失了,留下了一片富有想象空间的空白,那些词语消失后也不难猜出原来都是一些什么东西,但是足够了,彰显了他的克制和诚意,忽略那些不看也不再像他平时说话那样富有攻击性了,虽然还算不上友好。(但这是最后一点马尔福特色了!这上面就别想让步了)德拉科继续写。

“事实上,你是一位巫师,你并不属于那个 麻瓜世界,麻瓜是我们对那些没有魔法能力的人的称呼,比如说你前十年所看到的所有人。”

德拉科犹豫了,按照他平常说话的方式,这会儿他应该写“如你所见,麻瓜都是低贱的,他们远不及我们优秀,此外还愚昧无知,甚至要求我们巫师要躲藏起来,防止麻瓜们的迫害,虽然有一些麻瓜偶然窃取了巫师的能力,但他们毫无疑问不能和纯血巫师比。” 但是他犹豫了。
他回想起他和哈利的初次见面,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里,那是一场失败的对话,是一切的祸端,他无法忘记他向哈利伸出的,没有被握住的手,那是一场当众羞辱,直到现在,他回想起那件事都羞愤难当。他为他当年的出言不逊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原本根本不想和波特交恶,但为了那些事情,他和波特一直斗到现在,也把他自己推向了黑色的那端。

那场灾难性的对话已经无力挽救了,但是波特的失忆,是从天而降的“重新来过”的机会,如果他能够,只是稍微友好那么一点点……

“但是麻瓜世界中,有时也会诞生有魔法才能的人,他们会收到魔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比如说你的一位朋友,她的父母都是麻瓜,她却成了一位非常厉害的女巫。”

德拉科停了下来,把羽毛笔一扔,抱着手臂长吁短叹了半天,又继续拿起笔。

“还有你,你也拿到了录取通知书,而且你是这个魔法世界的黄金男孩,”德拉科看着那几个字露出了讽刺的假笑,这才是他擅长的领域。“你打败了我们这里最令人恐惧的黑魔王,黑魔王纵横四海,却只能给你留下一个伤疤;多少伟大的巫师败倒在他脚下,你却能叫他灰飞烟灭,在你还在喝奶的时候,(德拉科惊恐的发现连喝奶两个字都逐渐消失了),所有的人都尊敬你,尊称你为救世主,是活下来的男孩,是圣人波特,霍格沃兹所有的教师都喜欢你,巴结你,(可能除了几位比较正直的)所有的同学都尊敬你,崇拜你,平生最幸福的事就是排队领你的签名照和在下课的时候向你问好。就冲这几点,我强烈建议你相信我的话。

“不幸的转折是在上个学期,黑魔王复活了。” 德拉科尽量把这句写的轻描淡写,但事实是,马尔福庄园已经不再是他的家了,那里已经成了黑魔王和食死徒们的巢穴,每日走过那些狼人的时候,他都掩藏不住的恶心反胃,而当看到他的父亲毕恭毕敬的跪在尊敬的主人面前时,反胃变成了恐惧,夜晚他被噩梦惊醒,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黑眼圈和苍白的脸,他觉得纯血荣耀未必是他想的那样美好。

这也是他要找波特回来的原因之一。

波特是正义这边的力量,可以制衡黑魔王,他没有傻到认为波特可以打败黑魔王,但是还有邓布利多,力量的制衡可以带来和平……

“他复活了,但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愿意相信,大家更愿意相信你还在吃奶的时候就把他杀死了,但事实无法逆转……暑假时,黑魔王的手下袭击了你,对你施了一忘皆空,所以你的记忆消失了。学校里出现了一个人假扮你,没有人发现你失踪了。

“希望你能相信我,请告诉我你的地址,我会把你带回来。
“把回信绑在猫头鹰的脚上,他很和善,不会伤害你的,而且他能把回信带给我,这是巫师间的传信方式,别问。
“请尽快回信给我。

德拉科马尔福

[HP][DARRY]NEW LIFE(2)

第二章

哈利,真正的那位,此刻正被关在德思礼家的那间小房间里。

他在等待魔法部的传票,虽然距离他使用魔法已经过去了两天了,但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这之前,实在不愿意窝在家里,这个暑假他的确是出去了很多次,反正自从上次他把姨妈吹涨之后,德思礼一家就再没怎么拦过他(因为他们信赖的魔法部也被证明根本管不住这小子),事实上,自从多比在他家大闹招来一堆事之后他一直不敢乱用魔法,(是啊,而玛姬姑妈是拦不住的自作自受)出门只是为了故地重游,他现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社会闲散人员。

那一段时间他连魔杖都不带,他当然知道魔杖的重要性啦,但是你不能光明正大的拿着根魔杖棒棒到处跑,塞裤子口袋里则容易走火烧掉屁股,而且他也不能使用魔法,再者说他这是在平静与祥和的小惠金区,如果有什么食死徒出没,一定会先被居民们抓起来烧掉。

所以那位巫师界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先生,能在小惠金区放松的扮演他社会闲散人员的人设,头发长长了也没有剪,直愣愣的支棱着,破损的眼镜后面是一双性感火辣的绿色眼眸,邻居们都知道他是德思礼家关不住的一匹野马,比街上的D哥更加凶残。

出来招摇并不是什么问题,害的姨妈一家颜面扫地对哈利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要命的是他太长时间不呆在家里,而那个家里有着能够保护他的血亲魔法。

哈利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故意出去招摇引来食死徒的。

塞德里克的死去,伏地魔的重生,还有更令他感到恶心的,魔法部的否认,当福吉无理由的否认时,哈利简直惊呆了,满腔的怒火翻滚起来,“为什么?!”他恨不得接受吐真剂,接受摄神取念,塞德里克的尸体还在那里,他不明白魔法部为什么不愿相信。事实证明是魔法部相信了,但他拒绝承认。甚至不用赫敏对他说明这一点,哈利就已经明白了。

所以问题从劝说魔法部变成了:如何让大众知道这一事实。而食死徒袭人事件,袭击的还是他这个救世主,魔法部总不能不理。

但哈利向梅林作证这只是一个想法,他哈利没有傻到用生命去冒险。

  但是这一切发生了,没有带魔杖,所幸离家不是很远,感谢这么多年来无数黑魔法的历练,远远的哈利就听见了昏昏倒地的声音,他第一反应是赶快回家拿到魔杖。他还不知道这栋房子对于他的保护作用。

  奇怪的是食死徒们并没有直接阿瓦达他,而是一直在尝试让他昏昏倒地,一边奔跑一边发射咒语准头到底有点低,但是更可怕的是有食死徒喊出了一忘皆空!

  一个绊腿咒击中了他。哈利猛地朝地面栽下去,半边身子摔在了地上,手掌擦破了,眼镜也甩在了一边,哈利倒吸一口凉气,他发现他摔在了德思礼家的花园附近。

  食死徒们围上来了,其中一个拿了魔杖,稳稳地指向了他。

  “一忘皆空!”

  “外面到底在吵什么!?现在的小孩···”弗农姨父猛地打开了门,手里还拿着一根卷曲起来的长棍一样的东西,似乎是要打小孩。直到他气势汹汹的转过弯,看到摔倒在地上的波特。

  “真是晦气!”弗农姨父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哈利飞快的抬起头,惊恐的看着他,“弗农姨父快点回去!你没看见食死徒吗?”

  没等弗农姨父说话,波特先自己用眼睛看了,长长的街道上,空无一人。

 

  在弗农姨父的抱怨声里他梦游一般站起来,回到他的房间里,他从窗户向外望去,依旧是宁静与祥和的小惠金区,黄昏下邻居们为自家的草坪浇水,隔壁的孩子和他家一人高的大狗玩耍,夕阳下每个人的人影都拉的很长,但是就是没有食死徒的黑影。

  像是蒸发了一样,哈利胡思乱想着,他不明白食死徒的突然消失,也许他们就是真的蒸发了,到了夜间就会冷却液化会人形-----很荒谬,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魔法,但对于魔法不应当拘束想象······

  太阳逐渐落下去了,路灯亮了起来,哈利想到了他的朋友们。

  “哈利,你说的这件事情很可疑,我建议你去找邓布利多聊一聊------”“天哪,哈利!食死徒闯进麻瓜的地盘!魔法部怎么还能坐视不管?你都不知道妈妈有多生气,一直质问爸爸他们魔法部管不管事······”

  赫敏一定会大惊小怪,然后咋咋呼呼的宣布她要去一趟图书馆,之后她就会把答案带回来,因为她总是最棒的;罗恩则会在听他讲完这一切后提议去三把扫帚来杯黄油啤酒庆祝一下他死里逃生······他已经习惯了在暑假无聊的时候回想自己两位朋友,想他们会怎么做了。但是这里没有他们。

  路灯照亮了他的眼睛,他想他们了。

  事实在想了很久之后,哈利倾向于认为自己在情急之下发动了铁甲咒,是的,无杖,无声。凭空冒出的铁甲咒把食死徒都弹飞了。自下了这个结论之后,哈利就开始了等待传票的日子。

  在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待在德思礼家的小房间里没有出门。太冒险了。哈利对于上一次的惊险性只能说是后知后觉的迟钝,他没有想过万一食死徒们用的是不可饶恕咒该怎么办,阿瓦达很恐怖,但是如果他被夺魂了,事情将变得更加恐怖。

  出于一种莫名的心态,这个家带给了他安全感,这是它在前十几年从未带来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出现的太晚,但好歹现在安抚了他。

  所谓一直,就是事实意义上的一直,他甚至没有去对角巷购买清单上所需的一切,反正到了学校也可以补......但是他的焦虑与日俱增。
  海德薇在一次飞行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哈利没有办法送信,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无法联系到她,除了等待她回来别无他法。也许她已经丢下他和他在德思礼家的腐烂日子先去了霍格沃兹,可以理解……
 

  这些积压的焦虑在去报道的那天爆发了,哈利发现他又一次无法进入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哈利目瞪口呆的看着被自己又一次撞上了墙壁,无限的恐惧涌上心头。
  “为什么,”哈利轻声说到,“多比,如果是你的话,让我过去好吗?”
  没有任何动静。
  哈利告诫自己不要惊慌失措,但是他无法理解,不明原因的,再一次的,他被拒之门外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又不是时不时会生锈的机器,如果一次不过,也没有再尝试的必要了。
  哈利感觉如坠冰窖,动弹不得,他无助地回想起多比那一次做的好事,但是那次有罗恩和他在一起,而且还有一辆会飞的汽车,但是这次呢,他想到了自己的火弩箭……没有那么快,也很难带着行李,但是不管那些,起码扫帚不会一头撞上打人柳……
  当佩妮姨妈的声音响起时,哈利几乎把魔杖掏出来。“那个,听着。”佩妮姨妈厌恶的看着哈利握着魔杖的手,她似乎是被选出的代表一样,站在离哈利不远的地方,另两位则远远的望着这边。“如果你的那个学校不愿意接纳你,那么你必须要回到我们家住。”
  哈利把魔杖掏了出来。
  “真奇怪,什么叫必须要?”他反手拉过了推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把那玩意收起来!”弗农姨父从远方冲了过来,哈利把魔杖转了个方向,对着弗农姨父,佩妮视死如归的开口继续说.“是你们的校长这样嘱咐的!你以为我们愿意收你这样的-----”最后两个字消失在她的咬牙切齿里,“怪胎。”

  “邓布利多?”

[HP][DARRY]NEW LIFE

狗血失忆梗,应该是甜文吧。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本来是想单纯写一个德拉科救哈利的文章,没想到一写会写这么多,而且写到这么久两个人还没见面(扶额)。

德哈德,虽然目前还没有什么明显攻受的,但是希望有洁癖的仙女自行规避哦。

如果都可以的话就继续吧,希望能喜欢哦,欢迎评论。

 

第一章

开学第二天。

哈利波特在吃过晚饭之后被叫住了。

“波特,我有事找你。”

格兰芬多黄金三人组一起回过头来,罗恩和赫敏盯着马尔福,哈利的手抓住了魔杖。奇怪,马尔福的两位巨怪跟班不在他的后面。

“什么事马尔福?”

“我不想当着韦斯莱和格兰杰的面说。”

格兰杰的表情变了,她看了一眼哈利,哈利的表情变得警惕,越过哈利,罗恩则变得怒不可遏,“马尔福,有什么事是不敢光明正大地讲出来的-----”

恨不得眼神化作利刃,赫敏狠狠地瞪着罗恩,显然希望引起罗恩的注意。实在迟钝,赫敏打断罗恩,“哈利,我和罗恩在公共休息室等你。”

罗恩和哈利震惊的看着赫敏,但她只是坚定抓住了罗恩的手腕,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马尔福,对开始反抗的罗恩低声说:“哈利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对吧哈利?”

哈利点了点头。

拉着罗恩走的一路上,赫敏沉默无语,步履飞快,直到他们已经在公共休息室,并和朋友们打过招呼,赫敏为他们设了一个静音咒。

“你看不出来马尔福要向哈利表白吗?”

罗恩震惊的看着赫敏,女人们是如何能从一件几乎毫不相关的事联想到这里去?赫敏却是一脸“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看过《霍格沃茨,一段校史》”的表情,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我给你看的潘西的信是白看了吗?”

“没白看啊,我知道马尔福暗恋哈利,”罗恩终于回过神来辩白,“但你怎么能断定-----”

“你看,”赫敏不客气的打断了他,“马尔福带了克拉布和高尔吗?”

“没有,但是,你看,马尔福是一个食死徒,我不觉得他会选择表白出来,而且哈利也-----”

“那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在那里待着,既然对方明确表示了我们在的话对话就没法进行下去的话。而且这是在学校里,两个人不会打起来,”赫敏心虚的停顿了下,“不会闹出什么大事来,反倒是如果有你在,就肯定会打起来,这点毫无疑问。”

赫敏闭上了嘴,开始摸出作业来,罗恩也只好跟着坐下来,开始写他罚写的论文。

 

“马尔福,你到底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马尔福只是冷冷的看他一眼,说了一句“跟上。”后就转身,朝着他来的方向走去。

哈利把魔杖紧紧的抓在手里。“不要试图耍什么小聪明。”但是还是跟着马尔福走了,一反常态的,马尔福没有抬杠,只是一个劲的向前走着。

 

一间空的教室,没有灯光,黄昏后深蓝色的光笼罩了教室,波特站在教室门口望着对方。

“你为什么不在这里就把话讲清楚?”

“拜托,你又不是波特,不必那么谨慎,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进来吧。”

这显然不是哈利预想中的答案,“我不是?马尔福,你是什么意思?”

德拉科冷冷的看着他,直接伸出手将哈利拉进教室里。开始对教室施保护咒。

“不要那么紧张,没人告诉你格兰芬多最不缺的就是盲目自大和愚勇吗?如果要装波特的话,现在就应该进来。”

“你把我带过来就是为了侮辱我的学院?”

“不必瞒着我,我是来帮你的。我看出来了。所以你也别装了吧?”

“马尔福,你需要去看一下庞费雷夫人,或者我是否该视此为一种无聊的恶作剧?”

马尔福背对着哈利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猛地转过身来,迅速的逼近哈利,直到哈利掏出魔杖横在二人中间,马尔福把袖子拉了起来。

“看到了?”德拉科保持着那个展示手臂的姿势,歪着头看看他的手臂,又看看哈利。

“······”哈利盯着手臂看了几秒,阴影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马尔福,年纪最小的食死徒,恭喜了。”

马尔福飞快的把袖子扯下来,抖了抖那条手臂。

“明白了?明白了的话就告诉我吧。”

“告诉你什么?”哈利抱起了手臂。

一阵沉默后,马尔福开口了。“如果你认为黑魔王没有让我知道这件事,你觉得我会来堵你?”

“······”

“不要试图摄神取念,拜托。”

“很奇怪啊,我不记得黑魔王有告诉我,我在霍格沃茨有一位年轻的线人。”

“这件事,当然越少人知道装的越像,但是我毕竟是黑魔王身边的人,让我知道也没有什么问题。我前面说过了,我是来帮你的。还有,我也很好奇,那个真正的‘大难不死的男孩’在哪里?”

对方显然被这个说法中的讽刺意味逗笑了,“他现在正在另一个世界呢,或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超链接好难弄啊。。。

一日摇滚

就,半夜不睡想写。
写霍格沃茨四年级吧,乌姆里奇老妖精掌权那段时间,哈利的摇滚乐队的出道演出。小天狼星从老妖精的办公室壁炉里钻出来给老妖精一个紧缚咒,金妮可以负责贴海报,下午的时候,疤头在海报上穿一身麻瓜皮衣,实在舍不得哈利那双绿眼睛算了不戴墨镜吧,让圆框眼睛成为时尚!可以变着花样骂乌姆里奇。这样。双子也会是乐队成员,当然不会是普通的麻瓜乐器,虽然看起来像,但不妨碍一点小小的改装,要是能使电吉他喷起火来,致敬一下Jimi Hendrix(扯远了),能把吼叫信的声音都盖过去。(必不可少的,韦斯莱太太警告了双子,没办法)当然,烟火表演也不会少。大部分巫师不懂麻瓜的演唱会,所以我们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以下德哈警告!
斯莱特林瞧不瞧得上麻瓜玩意呢?难讲啊,但是波特说啊有各种各样的亮闪闪的,也给德拉科看了,各位就拽哥的发型和颜色着实争论了一会,但拽哥拒绝把铂金换成黑色,相当坚决,对于外貌上执着的像个娘娘腔。好。潘西着手研制了为德拉科打call的咒语,扎比尼负责在地下室宣传,并给乌姆里奇的支持者施了毒咒。
演出晚上乌姆里奇被按在台前了。皮皮鬼和家养小精灵们负责舞美等,教授们(假装)吃惊的来到舞台前。(他们都收到了邀请,斯内普的是由他教子送过来的)卢娜照例准备了应援帽,秋张和塞德里克坐在台前。罗恩和一条大黑狗待在一起。
出场方式是哈利骑那辆会飞的哈雷,双子骑改装后的火弩箭,稳稳的就停在乌姆里奇老蛤蟆鼻子前,但哈利看都不看她一眼。
演唱会高潮是在一首以乌姆里奇和小猫咪的歌后(歌词由德拉科提供)德拉科一把揭开隐身衣,全场尖叫,疤头一把把拽哥拉过来,两人在台上就接吻了,蹦沙卡拉卡!双子大放烟花。哈利高喊马尔福我恨你!但是我不可以撒谎!(高举手背)所以我要告诉全世界我爱你!!全场都是高分贝尖叫,烟花迷离之间两个人深深拥抱。

好,那么,赫敏在哪呢?
正是演唱会那天早上,黑魔法防御课后出来。
赫敏:乌姆里奇教的这是什么垃圾!(一拍桌子)哈利!我再也无法忍受她了,咱们今天干场大的,气死她个老妖婆。

补完了双峰镇第一季

刚补完双峰镇第一季。
因为电脑被霸着所以发在这里。背景音乐是双峰镇的love theme.双峰镇的配乐质量非常高,没看过也可以听一听它的配乐,感受一把双峰镇里的雾气迷蒙。

要从哪里开始谈起,我对大卫林奇的了解并不多,之前也没有看过穆兰赫道,因为并不擅长烧脑方向,看到一大堆解析就万分头痛的。在看之前也担忧过一阵子会不会有太多烧脑元素。
在看电影杂志上接触到这部剧,并不知道是什么类型,只知道是大卫林奇的,就这样一头扎了进去。按照剧里面探长的话,给自己一点意外的礼物。

这部剧是多少年前的,不清楚。可以保证的一点,剧里演员的颜值都很高,(我当初也就是冲这点下了决心)重点提一下探长,〔拍桌〕探长之英俊潇洒啊!正直,善良,双商超高,温柔体贴,坐怀不乱,正人君子,简直是FBI照进这个罪恶小镇的一束光。此外剧里面女演员的颜值都超高,特别是雪莉,另外再提一嘴陈冲,双峰镇里最美的女人,自身自带异国的神秘感和东方人的柔弱的风情万种。导演特意将第一个镜头交给她,也可见她的美了。(也震住了我,心说这不中国人吗)至于劳拉被评选作最性感尸体这种事。😂好也算上吧。

不好剧透,因为我自己就深受剧透之苦。所以打了几百字的剧情概要又删掉了,单纯来谈谈感受和花痴一下我探长。(花痴刚才发完了)

这部剧被称作cult经典,而我的最大感受是其如实际双峰镇一样,这部剧宛如被迷雾笼罩一般,随剧情的推进逐渐展露出来的昏暗和惊悚。但同时,在看到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出轨(我还是无法舍弃这个槽点,真的几乎人人都出轨啊!),感到这个小镇已经恶贯满盈了的时候,又能感受这个小镇的平静,在大卫林奇选拍摄地点的时候,就注定了它的基调,“一个有点远离社会的,保留了独特生活方式的地方。”所以他整体是惊悚的,又是平静的。探长神奇的办案方式(基本靠做梦找线索)又增加了这部剧的荒诞,总而言之,是荒诞不经的,纵向的,按照电影来拍,会有点像鬼片吧。
当然大卫林奇本身就是拍电影的,但他拍的双峰镇,与火同行 (双峰镇的前传)依据影评说是什么都没讲,什么都没有揭露,(反而更想去看大卫林奇怎么扯犊子扯一部电影的了!)看第一季也差不多是这种感觉吧!因为直到最后都在破一个案子还没破完还没找出凶手。(虽然林奇说他第二集就告诉我们了)所以事实上重点不在破案,而在享受破案过程中,无论是罪恶的逐步展现,还是诡异怪诞的梦示,所带来的大卫林奇所塑造的气氛,并沉浸在里面。这才是观赏它的意义。就像住进这个小镇一样。

不再谈大卫林奇美学上的造诣了!如果有兴趣的话请注意第一集有一个多小时,撑过去。
此外有一个地方我没敢说,还是请有兴趣观看的人私信我,带你规避雷点。

就,看了拽哥的那个关于粉丝文化的纪录片,真心有心被融化的感觉,他真的是大天使啊!!(抹泪)他情商怎么那么高!他真的好温柔啊(泪水涌出眼眶),之后无法释怀一般去网易云音乐搜了汤姆,居然还会唱歌!好温柔的声音啊真的是宝藏般的男人!在床上扭来扭去半天始终无法释怀但是又没办法和别人倾诉只好在这里倾诉了。。。从小学就开始喜欢的人,到了大学今天居然无限情丝又涌上心头,真的没想到过这么久还能这么爱他,唉唉唉。